【世界公民】说故事的百年酒吧

967℃ 842评论
【世界公民】说故事的百年酒吧

伦敦泰晤士河畔的 Savoy Hotel,自 1889 年开幕时,就不曾停止引领创新,第一个所有房间都有卫浴并且 24 小时提供冷热水的旅馆、第一个装有电灯与电梯的旅馆。这一台漆红色的百岁电梯,至今都还在旅馆内正常运作,过去一百多年来,不只贵族名流搭乘过,当年的电梯小弟,因为天天看着高贵时尚的旅人进出,对顶级时尚耳濡目染,决定辞职创办自己的服装品牌 --- Gucci。

旅馆重新装修,于 2010 年再次开幕时,一个新酒吧,Beaufort Bar 也随之开启大门与老饭店一起迎接世界旅人。比起在旅馆里立足 130 年的 American Bar,Beaufort Bar 年轻许多,却仍有说不完的经典。酒吧的所在地是当年 Frank Sinatra 歌舞表演的空间,也是盖希文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,首次在英国发表旷世经典「蓝色狂想曲」的舞台。

来喝一杯故事

酒吧服务生 Peter 将酒单递给我,封面的设计与酒吧黑底金花的 Art Deco 设计一致。翻开酒单,我惊呼不已,这不是酒单,是一本故事书!每一杯酒都是一个故事,我像是掉进兔子洞里面的爱丽丝,一页页带点奇幻风个的故事令人看得眼花撩乱心情澎湃。我点了一杯 Show Girl,一杯关于玛丽莲梦露在 Savoy 旅馆内的记者会上以机智幽默迷倒英国媒体的故事。

Peter 将酒端上来,高脚水晶杯放在一个小型的化妆台上,化妆镜缘装有一圈化妆灯,彷如可以看到玛丽莲梦露与媒体相见前最后确认妆容的完美。

隔壁桌的服务生这时上了一杯酒,杯内不断涌出白色烟雾,Peter 看到我着迷的眼神,马上说明:「这杯叫『印象派』, 纪录的是印象派画家莫内旅居伦敦住在 Savoy Hotel 期间曾说过的一句话:『What I love more than anything in London is the fog. Without fog, London wouldn’t be a beautiful city. (在伦敦,我爱他的雾胜过任何其他事物,没有雾,伦敦不会是一个美丽的城市。)』

【世界公民】说故事的百年酒吧
Ownership

压抑不住好奇心,我忍不住问 Peter:「你们酒单就像一本插画精美的故事书,这些灵感哪里来?创意发想的过程又是如何呢?」

他说:「我们非常注重内部讨论,故事书的创作事实上是大家一起讨论出来的。首先经理为我们準备许多阅读材料,有 Savoy 的历史、有报导、也有过去一百年来的酒单。看完之后,每个人都会提出他们想要讲的故事。调酒师根据故事内容,将调酒创作出来。这时候还要经过好几轮的品酒,每个人喜欢喝的酒都差很多,有经验的调酒师调出来的酒,不一定是最多人喜欢喝的酒,每个工作人员不同的喜好就代表着不同客人的品味,每个意见都很重要。最后故事与调酒都定案后,我们才去找一家对餐饮非常了解的设计公司,进行下一步的视觉体验与体验设计。」

我细细看着每一页酒单,每一则故事都将读者带入旅馆的不同世代、不同空间,时而飞上屋顶翩翩起舞,时而在房内一角思考。每一页美丽的插画都有一个中空的圆形洞洞,还没翻页就能窥探下一杯酒的故事。

这一本时光隧道的故事书,一直翻到最后一页,是 Savoy 历史上第一本酒单的封面,以这一切故事的起源做结尾。

这时 Peter 停顿了一下,翻开酒单其中一页,眼中闪烁一丝得意地说:「你看这一杯酒就正是按照我的提案设计出来的酒!」

Peter 尽兴的分享,我也尽兴得问下去。「原来你们每个人都参与得这幺深入,上班的日常也是如此吗?」

「是的,每天下午 5 点酒吧开店前,酒吧经理、调酒师、与所有酒吧里的现场工作人员会聚集在一起聆听简报,报告今天工作注意事项、旅馆住房率与 VIP 名单。每天凌晨 1 点收店前,我们也会以今天的事件检讨与营业数字作为一天的收尾。」他细数着一天的行程。

这家旅馆的 VIP 名单讲出来真的是个吓死人的名单,除了各个我们熟悉的名人如邦乔飞、英国女王之外,连如历史人物如英国首相邱吉尔、小说作品永垂不朽的 Oscar Wilde,也都曾是 Savoy 的 VIP,幸运的旅人,也许至今仍能看到他们的「身影」。

而比起这些古今中外的名人比起来,Peter 可能是从斯洛伐克相对不知名城市来的年轻人,但是他眼神里一点都没有异乡人的不确定感,从他专业又从容的服务看起来,他的一举一动,都带着 Savoy 的光芒,他虽然不是高阶主管,但是他的意见被看重,他能了解营运状况,在这裏他拥有产生影响的改变力量。

【世界公民】说故事的百年酒吧
Beaufort Bar 充满奇幻感的酒单,就像一本精美的故事绘本,
每一页都有中空的圆形洞洞,还没翻页就能窥探下一杯酒的故事。

完美,然后呢?

见证百年英国上流社会的 Savoy Hotel 在 2004 年由阿拉伯王子 Al-Waleed bin Talal 的 Kingdom Holding Company 接手,就跟纽约百年经典 Waldorf Astoria Hotel 被中国安邦保险收购一样,一同见证全球资本市场洗牌。

富爸爸接手后用 100 亿台币天文数字重新装修这家老旅馆,开幕后一杯调酒的价格在台币 600 元起跳,房间一个晚上的价钱在 15,000 台币起跳。这样高贵的投入与订价,换来的却是自 2010 年重新开幕以来,平均每年约 20 亿台币的亏损。

要怎幺样才能弥补这个无底黑洞,大概是同时身为 Twitter 与 Citi Bank 大股东的王子的当务之急。唯一很明显的是,降低服务标準,对他不是一个选项。

【世界公民】说故事的百年酒吧
早餐的故事

在旅馆吃早餐时,隔壁桌坐着一位鼻子很大相貌平凡但是神采奕奕的老先生,他与对面的男子轻声聊天,与其他桌吃早餐的客人没有什幺不同,我闲着没事,心里猜测着,这两位在做什幺?是什幺关係?谈公事看起来太轻鬆,若是家人、父子关係,看起来气氛又有些正式,想着想着,这位老先生突然哼起歌来。

这首猫王的歌,他唱得很小声,刚好足够让隔壁桌的我听到而已;他唱得很自然惬意,没有为谁,彷如吃完早餐本来就该来首歌一般。离席之前,我忍不住走向他说了一句:「你唱歌真好听。」闲话家常了一番,他大方地与我握手说:「我叫 Mel Brooks,我很有名喔,你可以上网查查我的名字。」

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眼前这位吃完早餐会轻轻哼着歌的老先生是美国历史上唯 12 位囊括艾美、奥斯卡、东尼、葛莱美四项个人大奖的奇才。

长期旅行的人都知道音乐能够定义一个奇妙的时空,在特定的时间、地点听到某些歌,这首歌就会跟这个地点与当时的心情产生永远的关係,而且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小秘密。

而对一个说故事的旅馆,Mel Brooks 所定义的很有可能成为下一本酒单里的鸡尾酒、或是旅馆历史的一页。只因为这个世界上,只要听故事的人还在,说故事的人就会为了他们而存在。